卡车模拟器终极版(卡车模拟器终极版怎么刷金钱)

就在最近,澳大利亚的一名议员向政府建议:允许柴油货车使用尿素模拟器,以此来暂时减少对尿素的依赖,避免全国范围内的公路货运出现瘫痪问题。一旦这条建议通过的话,澳大利亚司机将能够合法地使用尿素模拟器,在不加尿素的情况下行驶,为期最长可达18个月。虽然不用尿素的话,车辆的排放标准会下降,后处理系统也会受影响。不过,比起物流崩溃来说,这些问题仿佛都无伤大雅。

车用尿素模拟器接在行车电脑的数据接口上,让系统认为后处理系统获得了足够的尿素,就不会对车辆进行限扭了。

为什么澳大利亚会遇到这种问题?

困扰澳大利亚的尿素问题,其实从2021年年底就已经初见端倪了。澳大利亚自身并不拥有车用尿素的生产能力,绝大部分都需要依靠从中国进口。中国不仅向澳大利亚出口成品尿素,也出口部分低级产品,供澳大利亚本地加工厂生产车用尿素。2021年10月,我国海关总署宣布:对尿素等出口化肥实施出口商品检验,阻断了澳大利亚对中国车用尿素的获取。同时,我国的邻国韩国也受到了相同的影响。同年11月,澳大利亚还向韩国出口了2万升尿素,帮助韩国缓解短缺。

同时,澳大利亚政府开始扶持其本土的车用尿素加工企业。政府向澳大利亚本土的化工企业:Incitec Pivot公司投资了约3000万美元,让该公司研究生产车用尿素,实现“危机生产”。不过,进入今年年初的俄乌冲突之后,天然气的价格水涨船高,整个西方世界都很难买到俄罗斯生产的廉价天然气。而天然气,恰恰是尿素生产中所需的最基本物质之一。所以,Incitec Pivot公司的生产成本创下历史新高,进行危机生产已经没有意义了。今年年底,Incitec Pivot就将关闭临时车用尿素工厂了。并且,国际市场上还买不到现成的车用尿素,澳洲将在不久之后用尽车用尿素的库存。

车用尿素是如何生产的?

在理解明白我国为何会对尿素出口施加限制之前,我们要先明白:尿素是如何被生产出来的。目前我国生产尿素主要分为两种技术路线,一种是以煤为原料,一种是以天然气为原料。

以煤为原料:料煤利用蒸汽和空气为气化剂,在煤气发生炉内产生半水煤气,经一次脱硫、变换、二次脱硫、脱碳、精脱硫、甲醇、烃化等工艺将气体净化,除去各种杂质后,将纯净的氮氢混合气压缩到高压,并在高温、有催化剂存在的情况下合成为氨。脱碳解吸出来的二氧化碳经净化和压缩后,与氨一起送入尿素合成塔,在适当的温度和压力下,合成尿素,经蒸发、造粒后包装销售。粗甲醇经精馏得到精甲醇销售。

以天然气为原料,也就是著名的合成氨工艺,大致就是将天然气洗涤纯化之后和水蒸气一起反应转化生成一氧化碳、二氧化碳和氢气,再将氢气和氮气合成转化为氨气,最后用工序中的二氧化碳和氨气反应生成尿素。

车用尿素则是在以上生产出的尿素基础上添加超纯水,将尿素配置成一定质量分数的溶液。

众所周知,我国是世界上最大的产煤国。光是我国一国的产量,就占据了全球煤炭产量的50%左右。而在我国西部,也有不少的天然气储存,著名的“西气东输”工程也正是为了协调、利用我国西部的天然气资源。同时,我国和俄罗斯之间保持着较为紧密的贸易关系,天然气获取稳定。最后,我国的超纯水生产、尿素工业合成等产业相当的成熟,规模庞大。因此,我国的尿素出口产业相当发达,几乎全球所有国家都依赖中国的出口尿素。比如我们的邻国:韩国,该国的车用尿素中超过95%的比例来自于我国出口。

为何我国会对车用尿素限制出口?

尿素除了用来为柴油货车催化尾气之外,其本身也是一种至关重要的化学原材料,可以继续加工生产其他的产品。同时,尿素还是十分重要的一种氮肥,它是含氮量最高的氮肥,且适用性广,残留小,对我国的农业安全至关重要。

2021年,全球能源危机初见端倪,煤炭价格和天然气价格飞涨,导致尿素的生产价格持续飙升。而我国由于内循环强劲,受到的影响并不如国际市场上那么多。再加上长期以来的供应链问题等,欧洲的巴斯夫化学、雅苒国际等公司早早地就提高了尿素的价格。

不过,我国的尿素价格也引来了一波不小的涨幅。此前,我国的尿素约为1600到1700元每吨,但2021年表现出了上涨趋势,最高时甚至涨至3000元每吨。同时,国际市场的尿素最高涨至6000元每吨以上,许多厂家为了获得更高的利润,选择将更多的产品投入出口市场,这让国内的尿素供应减少,僧多粥少的局面进一步推高了尿素价格,让农民苦不堪言,进而影响了我国的粮食安全,事态严峻。

为了稳定局面,国家发改委出面约谈了众多尿素生产企业,严厉打击哄抬尿素价格。同年10月11日,我国海关总署发布第81号公告:自10月15日起对涉及出口化肥的29个10位海关商品编号增设海关监管条件“B”,海关对相关商品实施出口商品检验。其中,尿素以及尿素水溶液就包括在内,让更多的尿素优先供应国内市场,稳住粮食安全红线。毕竟车用尿素其实就是尿素水溶液,其出口自然就受到了限制。

其他国家怎么样?

就拿化工行业发达的欧洲来做范例。在环保目标的要求下,欧洲的产煤量已经十分低,本土基本处于不产煤的状态,绝大部分煤矿需要从全世界其他地方进口,比如俄罗斯。2021年,欧盟进口的煤炭中有47%来自俄罗斯。同时,欧洲发电广泛使用天然气,而欧盟在天然气方面则更加依赖俄罗斯。

俄乌冲突爆发后,西方停止了进口俄罗斯的天然气和煤炭,不得不从其他国家寻找资源来补上缺口,但收效颇微。根据德国联邦经济、运输和物流协会的统计,该国尿素价格上涨了170%。由于煤炭和天然气的供应不足,德国巴斯夫以及SKW Piesteritz两家合成氨工厂已经减产了超过50%的尿素。并且,挪威雅苒公司的意大利、法国尿素工厂也减产到了45%的水平,尿素供应空前严峻。不过,由于煤和天然气的供应减少,欧洲人还要面对更加严峻的发电问题。尿素问题和发电问题比起来,那可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结语

随着未来世界形势走向不正常化,能源问题、物流问题将会在未来越来越凸显。如今的种种实例也告诉我们,要将自己的命脉牢牢握在自己的手里。优先保证我国人民生活是我国的行事方针,从为粮食安全而限制尿素出口就能看得出来。只有如此,才能在动荡的世界中独善其身。感谢您阅读本篇文章!还想看到更多有趣有料的商用车内容,别忘了关注我们哦!

文图:heseaotter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联系站长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音符跃动(苏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ao1510.com/yxgl/1662106782135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