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遇是几几年上架的(光遇是什么时候上架的)

文 | 东临

或许你也做过这样的梦,在山峦之巅纵身跃进厚厚的云层,漫无目的找寻光源,空蒙浑融的云与山,随着自在的下坠与跃起从眼前一一掠过。这也是《Sky光·遇》为玩家制造的梦境。

6月21日,历时七年,迟到的《Sky光·遇》终于在App Store 国区上架。两年前,制作人陈星汉受邀带着它赴约了苹果2017秋季发布会,在发布会上,陈星汉形容《Sky光·遇》带来的一种情感是“爱和给予”。这和其代表作《Journey》(《风之旅人》)的理念相通,想要从意识层面唤起人类情感。

“无论是老年玩家还是年轻玩家,我都想让他们在游戏中变成小孩子,像参观魔法主题公园一样去体验。”

?

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被称作禅派游戏大师的陈星汉,对“爱与给予”“美与艺术”有着极端的执念,从《Cloud》、《FlOw》、《Flower》到《Journey》,在历届作品中不难看出,他想带玩家沉浸在美好的游戏世界里的愿景。

游戏上线前,在taptap已经有超过20万的预约数,上线3日,《Sky光·遇》在App Store登陆免费排行榜第三名,收获了七千多个评价和4.5分的评分。有网友月童童瞳评论道,“我无意中踏上鲲鹏的背,我越过雨林开启峡谷新篇章,我无意中和陌生人牵手并一起飞翔,每一次去探索而意外收获的感动,每一帧都是令人感叹的时刻。”

游戏开发商为That Game Company——一家由陈星汉和Kellee Santiago共同创办的游戏公司,而在国内的发行商为网易游戏,国际知名华人游戏制作人和网易游戏的结合,无疑也是《Sky光·遇》进入中国手游市场的一次战略选择。从索尼到网易,这位对细节极致考究的禅师终于“出山”。

从索尼、TGC到网易,禅派大师陈星汉的“合作之旅”

《Sky光·遇》前后做了有七个年头。

晨岛,云野,雨林,峡谷,暮土,在游戏中,穿着斗篷的主角需要在旅程中不断寻找光来升级斗篷。

这是一种迷失旅人找寻自我价值的暗喻,看不清面部表情的小人们手捧蜡烛,相互扶持、相互点亮,不断结识新的朋友,并在磨练中完成自己的使命。游戏中还特别设计了多人模式,鼓励玩家与家人和朋友一起上路。美妙治愈的画面被一些玩家称为游戏界的“千与千寻”。

“禅师”陈星汉用前三部作品奠定了禅派游戏大师的称号,尽管前两部仅仅是他在南加州大学(USC School)电影艺术系的学业的一部分。

?

90年代末期,一部《仙剑奇侠传》成为不少人的“国游启蒙”,陈星汉也不例外。十五岁那年,因“这款让他第一次流泪的游戏”,而对游戏领域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并想要将这种震撼感带给更多人。

陈星汉团队的第一款游戏作品是《cloud》(《云》)。2005 年,互动媒体硕士陈星汉和团队经过十个月的开发,制作了《cloud》和《fl0w》(《浮游世界》)这两款独立游戏,全球下载量突破了200万次。

《云》不仅得到了EA的赞助,也让陈星汉团腿特意研发来一款独立引擎Bushido Engine(流言蜚语)。游戏在EA商城的网站上免费下载,并收获了来自世界各地玩家们的好评。

而团队的第二款游戏《fl0w》很快得到了索尼娱乐的青睐,于是,陈星汉开始了与索尼互动娱乐游戏部门长达数年的合作,与索尼签订协议,协定发行三款游戏,《fl0w》就是其中之一,另外两款是《花》和《风之旅人》。

2009年,《花》在PlayStation Network推出后,很快刷新了索尼PSN北美首周下载纪录,陈星汉也被媒体冠以了“禅派”的称号。

?

而原本计划两年完成的《风之旅人》实际上做了三年。“索尼不愿意付我们第三年的钱,从第三年开始骨干都只拿半薪,还不知道接下来钱在哪。我那时候一边融资,另一方面都不知道这些联合创始人是不是愿意在这个公司下做下去。”在接受《财经》媒体的专访时,陈星汉坦言。

陈星汉并没有因为困境而降低对内容的要求,最终,在2012年VGA的颁奖典礼上,陈星汉凭借《风之旅人》拿走了“年度最佳独立游戏”的奖杯。

?

其他的作品也凭借精妙的艺术美学成为博物馆的首个游戏艺术藏品——《Flower》(《花》)被华盛顿博物馆珍藏;《浮游世界》(《FlOw》)被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珍藏;而《风之旅人》(《Journey》)已经成为获奖最多的独立游戏,并被吉尼斯世界纪录所认证。

而在前后耗时7年时间的《Sky光·遇》中,你能看到《风之旅人》、《云》、《花》的影子。七年时间,陈星汉有了自己的婚姻和结晶,他还把自己的狗狗“植入”了游戏内容中。

《妙笔千山》、《青璃》、《Sky光·遇》,网易游戏的艺术与变现

“禅师”陈星汉将第九艺术做到了极致,反观国内堪称艺术类别的移动游戏,也早已经各有各的美。

此次选择与网易合作,除了发行、运营及运营理念的契合之外,《Sky光·遇》在打入国内市场的进程中,还有一个需要面临尴尬的境遇——TGC工作室的外国开发者身份,产品无法直接在中国发行。

其次,2017年宣布与网易达成合作的《Sky光·遇》,撞到了国内游戏版号的“枪口”。再然后,还需要设置适用于中国网络的服务器,需要当地运营商重新编写代码等。陈星汉坦言,“这些都在网易游戏的助力下得以实现。”

?

艺术游戏在国内代理发行,他的商业模式自然格外受到关注。事实上,在游戏制作的前五年,陈星汉团队耗费三年时间做了一款付费游戏,接着又花了两年时间改成了免费游戏。如今,在国内上架的《Sky光·遇》的收费模式是“免费游戏+内购”,这很符合当代手游的付费需求。

如今,免费手游的内购模式已经较为普遍,毕竟在不影响游戏规则天秤的情况下,拥有内购系统的免费手游,比付费手游的门槛看起来更低。既能抵消部分游戏制作成本,也不会让涨价平摊到所有玩家的头上。

作为《Sky光·遇》的国内发行商,网易游戏在艺术独立游戏上也早有布局,MMO是网易的优势,《绘真·妙笔千山》、《青璃》等被称为“小而美”的古风独立手游也赢得了不错的口碑。

?

近两年来,在国内独立游戏市场产生良好反馈的优秀产品层出不穷,从《旅行青蛙》到《火柴人》、《绘梦》、《流言侦探》等等,他们中的一些也带着强烈的艺术风格和互动新形势,不断冲击着被商业游戏和重度游戏裹挟的市场,如同《Sky光·遇》一般,在游戏中“人和人之间可以走得更近”,他们为制作方提供了一条新奇、共情、和充满耐心的新道路。

END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联系站长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音符跃动(苏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ao1510.com/yxgl/166210677713539.html